周小川:推动人民币国际化需打破思维惯式

发稿时间: 2020-10-22 来源: 财新网 【 字体: 繁體版

资本管制的有效性需要更认真的评估,资本项可兑换并不意味着百分之百的自由化。

“因过往教育环境偏向于控制导向,对市场和价格不信任;希望不同事物的好处都沾;认为制度上规定有管控就应该管得住,均为下一步推动人民币可自由使用有待改变的一些思维惯式。”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表达了这样的观点。

周小川在2020年金融街论坛上的演讲中表示,近期人民币出现显著升值,既有中国方面的内因,也与各方对美国方面的疑问有关。“对人民币看好看坏不要太关注人民币币值近期的走势,或者人民币指数近期的走势。”真正对人民币未来国际化有利的因素在他看来有如下几点。

一是中国在近年全球趋向保护主义的环境下,坚持走实体经济对外开放的道路。这包括自贸区、自贸港等试点,在金融市场突破各类障碍开设沪港通、债券通等。

“我们这些年还突破了一些心理障碍,”他说,比如前几年担心的人民币汇率“破7”。

下一步推进人民币可自由使用和资本项目可兑换,在他看来仍然有不少工作要做。“从我们过去的习惯上来讲,总是希望把不同东西的好处都抓到手,比如上世纪80年代时说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,但是后来发现有些东西是结合不了的。”

“我们在人民币方面存在的想法是既搞好外汇管制,又希望人民币能够国际化,这种选择可能还是需要进一步理清思路。”他说,一是对此进行利弊分析时,“我们会看到在思维上,在中国还是会有一些系统性偏向,这涉及我们多数人过去读书时念的课本是政治经济学、计划经济的教材,它还是比较偏向于控制导向,怕失控。”因而对于市场和价格,包括汇率这一价格,存在着某种不信任,甚至一种恐惧。“实际上这种东西对决策是会有影响的。”

资本管制的有效性在周小川看来需要打一个问号。“一般人都会假设,既然制度上规定有管控,那么就应该管得住,但是实际情况并不这么简单。”如果开座谈会,真正的好人、老实人会提意见,“说这个事有管制,我不能做。”但是会钻空子的人从来不提这种问题,因为他们觉得没问题,“我要想资本出去,我都有办法。”

在经济走向开放型经济的过程中,非贸易的服务没有海关管控,“一带一路”的对外投资也为国家所支持,此外,中国还有5000万的海外华人,每年有1亿多的旅游者。周小川称,“在这样一种开放度下,外汇管制的效果究竟怎么,是需要进行认真评估的。”

在不少人看来,进一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意味着百分之百的自由化。周小川称,事实并非如此。全球范围内都有反洗钱、反恐融资等要求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,对于跨境资本流动的观点也有校正,对应急状况下的资本流动管理有新的政策导向。

“如果在人民币可自由使用方面向前迈一大步,我们还会面临一些实际的问题,”周小川最后表示。比如过去曾经存在的双轨问题,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也存在。最主要的是在股票市场上,“我们有A股,有B股,有H股,其中有一部分是既有A又有H,价格不同。”

近期有一系列文章分析,一些证券在不同的市场价格不同有其合理性,因为不同投资者的看法不同。周小川称,对于同股不同权的产品价格有较大差异或许可以理解,但是对于同股同权的产品出现比较明显的价差,可能主要还是因为货币不可兑换,因而中间没有套利机制造成的。(财新网)2020/10/21

相关新闻: